您好,欢迎光临本店! [登录] [免费注册]  
商店公告

所有分类

品牌专卖全部品牌

© 2005-2019 过完年后不久菠萝树的树干上就参参差差长了小姆指般大小的果实,慢慢的慢慢的小果实一天天的长着,越来越大,到六月底,菠萝成熟了,一个个将近十来斤,这时候你就算在待在屋里,一阵阵菠萝特有的清香也时不时地钻进你的鼻孔,简直让人心旷神怡。这段时间你建议你最好不要站到树下,保不准哪天有颗炮弹啪的一声从天而降,砸到你的脸上,那菠萝胶黏糊糊的,弄到哪里哪里遭殃,外婆为了避开这种状况,每年总会提前一个星期摘菠萝,先是把它们存放在大米缸里,然后每天定时地把菠萝搬到院子里晒太阳就成了我们的必修课。 那时年纪尚小,每天都要把菠萝摸个遍,只要摸到它表皮发软了,就表示它熟了,可以吃了外婆就把我们叫到跟前,拿来一把菜刀把菠萝剖开,取出里面黄灿灿.白胖胖的果肉,装在瓷碗里,让我们姐妹几个吃,软软的,甜甜的,一股浓郁的果香充斥着你的口腔,瞬间填满你的心,我们狼吞虎咽的样子把外婆逗乐了,她那满是皱纹的脸上像一朵盛开的花。菠萝的子也是可以吃的,放进锅里煮开了,粉粉的香香的特别有嚼劲。 版权所有,并保留所有权利。